贝西克科技网移动版

主页 > 数码家电 >

浙江水军摘金夺银 金华何日有出山扬威的新泳将

  章向红带领的少年游泳队员。

  浙江在线08月01日讯在伦敦奥运会上,浙江小将孙杨、叶诗文摘金夺银令人振奋,16岁的叶诗文还打破了世界纪录。7月28日晚的比赛刚结束,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即向浙江表示感谢和祝贺,希望浙江健儿在游泳比赛接下来的6天里继续谱写辉煌。

  在伦敦奥运中国代表团中,有21名浙江运动员,其中游泳运动员9名(杭州5人、温州3人、宁波1人)。浙江水军在7月28日摘得的这两块金牌分量很重。

  “中国游泳看浙江”。浙江水军在奥运会上的出色表现,说明了浙江游泳项目的实力和后备人才的充分。那么,金华泳界的后备人才情况如何?

  看到浙江水军的出色表现,金华体校的游泳教练章向红激动之余也感到有些惭愧。她说,金华要是有比较完善的训练体系,也能培养出优秀的游泳人才。

  A.金华苗子

  实力不俗

  章向红是金华市目前唯一的专业游泳教练。她说,金华曾经培养了很多优秀运动员,有邵红和夺过全国冠军的蔡力等。

  今年4月举行的全国现代五项冠军赛武汉站比赛中,由金华输送的21岁运动员翁丽倩创造了现代五项女子游泳项目的全国纪录(2"08""84)。

  今年7月初在义乌举行的全省少儿游泳夏季锦标赛上,章向红带的队伍得了多枚奖牌。知情人说,这支“打游击的队伍”打了个翻身仗。在这次锦标赛中,来自婺城的13岁少年刘淦打破了金华市仰泳最高纪录,并夺得冠军。12岁的章益瀚在比赛中的200米混合泳和400米自由泳成绩,与蔡力浙江水军摘金夺银 金华何日有出山扬威的新泳将12岁时的成绩非常接近。他的蝶泳项目也已破市年龄组纪录。11岁的胡梓阳参加4个项目的比赛,取得不俗成绩。目前,这三名小队员都被省游泳队选中,其中刘淦每周都要到叶诗文的教练那里“走训”两次,他和章益瀚不久要代表浙江省参加全国少儿锦标赛。

  B.游泳训练无法保证

  2004年,孙杨的教练朱志根来金华选拔苗子,看了当时的市体校游泳馆,对章向红说:“你们的条件太艰苦了。”

  当时的市体校游泳馆比较小,房子也比较旧,显得阴暗、潮湿,但冬天还可以保证有温水训练。想不到4年之后,这种“太艰苦的条件”也无法保证。这座房子被判定为危房,2008年被禁用,后拆除,一直没有建回去。章向红只能带着学生四处寻找可以训练的场地。

  市区游泳池本来就不多,高温时期更是如同“下饺子”。在保集半岛游泳池,章向红向管理员争取到在规定时段尽量保证一条水道供队员训练,但依旧不时有泳客钻进来。去年,新华街游泳池还允许她在一早一晚两个空闲时段使用,今年因为人多早上没有空余时段,她只好带学生到金环宾馆游泳池训练。她说,游泳运动员培养与陆上项目不太一样,运动员必须尽早开发水性。过了这个时期,要达到运动巅峰就难了。

  经过各方努力,2010年,用于市体校游泳馆复建的资金已经到位,但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没能复建。

  章向红说,要培养体育人才,没有场地进行系统训练、选拔,专业的教练就会越来越少,就是纸上谈兵。

  以后体育馆新建的游泳池,体校能否使用呢?章向红说,且不论体制能否理顺、管理能否衔接,即便真正投入使用,把这么大的游泳馆当做训练馆也不太现实。运营经费就是一个问题,冬天加热这么大一池水,保持这么大空间的适宜温度,不是训练队可以支撑的。

  C.基层游泳教练的苦恼

  “我是金华少数还在挑"苗子"的教练之一。”祝卡尔说。

  这个夏天,新华街游泳池的暑期班有700多名学员,但其中有600多人是准备参加体育中考的初三学生。“好苗子还蛮多的,这一批有10多个。”祝卡尔说。但是,暑假结束后这些学生还会不会继续学游泳,要看家长是否重视。目前长期跟着祝卡尔练游泳的孩子有100多人。

  目前杭州等地已经操作得非常成熟的模式,在金华根本没有开始。祝卡尔这几年都是手头有什么苗子就训练什么苗子。由于金华市目前参赛费用全部要自理,孩子出去比赛一次起码要1000元钱,所以只有家庭条件较好的孩子才能坚持。

  金华学游泳的孩子近年来在省里成绩经常“垫底”,主要原因是硬件条件太差。市区目前只有“保集”和“爱游泳俱乐部”两个恒温泳池,家长每天接送要花大量时间,加上门票费用高,孩子普遍每天只能游1个小时;而杭州的恒温泳池有40多个,选手每天少则练四五个小时。“以这样的条件,就算孙扬在我们手上也会废了”。

  让祝卡尔更郁闷的是金华的专业教练太少。他甚至见过有人自己完全不会游泳,学了几天交钱考个证,居然也上岗当起教练。而现今的中考市场庞大,要求低,这样的教练教出的学生照样能通过考试,滥竽充数的人就越来越多。这种功利化的游泳培训想教出孙扬和叶诗文这样的学生“简直是做梦”。

  D.杭州模式能否借鉴

  对中国泳坛的“浙江现象”,章向红有过专门研究。目前浙江在奥运会上出成绩的运动员大多数来自杭州。孙杨、叶诗文和以前的罗雪娟、吴鹏都是从陈经纶体育学校(杭州少体校)出来的。她说,杭州模式是举国体制下的体校“俱乐部制”,这种模式卓有成效。

  陈经纶体育学校对游泳的业余训练,一改体校传统的“三集中”模式,代之以走训:学生吃住都不在体校,文化课在原来的学校,训练时间安排在放学以后。这使体校从沉重的管理负担中解脱出来,教练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训练上。该校还一改定编定员的模式,由总教练负责,下设三四个主教练,主教练再聘任多名助理教练,进行分批分级培训,大大增加了业余在训人数,扩大了选材面。

  目前,杭州已经发展出以陈经纶体校为龙头的众多业余训练网点,宁波、温州也基本形成了这种带训体制和模式。自2008年奥运会开始,我国男子在长距离游泳项目取得突破,浙江新人在2011年世锦赛上争金夺银,形成了“中国游泳看浙江”的局面。

  金华能不能借鉴“杭州模式”?章向红说,完全有可能。只要政府重视、有关部门落实责任,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,经过若干年的努力,还是有可能像浙江其他地方一样出现大批人才的。

  E.市体育中心

  将缓解培训难

  市体育局分管训竞的相关负责人说,目前金华游泳培训的最大问题是:不缺优秀苗子,而缺教练与场所。前几天蔡力回金华时也谈起过游泳苗子的培养,他也非常关注训练场所的问题。

  这位负责人说,关于场馆问题,市体育中心今年要落成,市区将拥有一个上档次的游泳馆。

  关于市体校的游泳池,危房拆除后一直没有建回去。现在那块地已经卖掉,金华教育学院在新校址建设一个游泳池已有设想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